首頁 > 胡偉良觀點 > 新冠疫情後,我們該怎麼因應?

By:pig1007

新冠疫情後,我們該怎麼因應?

新冠疫情後,我們該怎麼因應?

前不久,美國經濟被疫情一拳打在鼻樑上,股市就如同鼻血一般止不住地往下淌。川普一看大事不妙,回身便擰開了美聯儲的水龍頭,開啟了給經濟放水的序幕。

圖片來員:網路

326日,美國提出了2萬億美元以及無限量QE的救市計劃。

49日,美聯儲又在這2萬億計劃上再次加碼,通過大眾借貸計劃、市政流動便利等多種手段,累計撬動了約2.3億美元的信貸。

這意味著美聯儲這臺印鈔機,正在瘋狂運轉。短期而言,這對於受疫情衝擊的經濟是一劑強心針,不僅可以穩定經濟,還可以保證小微企業得以存活至疫情結束。

但長期來看,印出來的錢不會憑空消失,而資產的數量是有限的,因此資產的價格自然就會上漲。換句話說,大水漫灌最直接的後果,就是我們手中的錢不值錢了

這對於站在財富分配頂端的人來說,可能機會大於風險。但對於廣大的普通人而言,悄無聲息的財富縮水才是最致命的問題。

現在看似最安全的現金,背後也蘊含著極大的風險。

1 銀行放水,貨幣貶值

時間撥回到上一次大放水之前。

2000年前後,網際網路泡沫剛剛結束,911事件又再次爆發,擔心通貨緊縮的美聯儲,把聯邦基金基準利率從6.5%逐步下調到1.0%

信貸政策一放鬆,民眾可以以更低的成本借貸消費,企業可以以更低的成本融資擴張。在這種環境下,美國的經濟開始逐漸擺脫之前危機的影響,蓬勃發展。債務增長和經濟增長相對一致,GDP增長逐步上升到3%以上。

但這也存在一個問題,寬鬆信貸使大量貨幣出現在市場中。對於大多數普通民眾而言,貨幣的實際購買力正在悄悄縮水。資產的價格不斷上漲,貧富差距不斷拉大。

資產的數量就那麼多,銀行多印出來的錢,總要找個地方去。於是大量資產的價格上漲,普通人手裡的錢雖然沒有實質性的減少,但房價漲了,股價漲了。有資產的人和沒資產的,貧富差距瞬間拉開。

在信貸寬鬆的階段,很多舉債買入資產的人,輕輕鬆鬆實現了資產躍遷的小目標。比如15年前,貸款在台北市買房的人,現在早早地跨入到了另一個階層。

以美國為例:

你在2000年有10萬美元,假設你看中的那個地產頭期款要交25%。憑藉這10萬美元,你就可以買入價值40萬美元的房產,幾年時間房價上漲80%

原本40萬美元的房產,2007價值72萬美元,前期投入10萬美元,後續上漲的房價抵貸款,低投入,高產出。如果買的房多,跨越的層級也就越大。

聽起來似乎是一個美好的故事,但在2008年,美好的故事被擊碎了。金融危機席捲全球,無數資產折價甚至腰斬,許多身負槓桿的人,紛紛破產。

所有人都知道,放水是為了刺激經濟,讓更多人可以就業、擴大消費。每個人最直觀的感受,也許就是貨幣貶值。

放水之後,手中只有現金的普通人,財富會無形中被大量蒸發。與此同時,手中握有資產的"投資者",資產價值會水漲船高。貧者愈貧,富者愈富。

只要美元開始放水,就必然會拖著全球跟著一起放水。即便是遠隔半個地球的我們也會受到牽連。

2 美元霸權,轉移風險

美元憑藉其自身的霸權地位,可以通過印鈔的方式,將風險轉嫁給全球。

為什麼美國可以通過印鈔來購買別國資源呢?主要有兩個原因

一是美國強悍的實力所致。二戰時,美國強大的實力,通過佈雷頓森林體系,將美元和黃金連結,讓美元成為世界貨幣。

1971年佈雷頓森林體系解體,美元與黃金脫鉤,但隨後不久,美元再次與石油綑綁在一起。強大的美國,讓美元始終保持強大的地位。

二是全球化的趨勢下,世界各國貿易需要一種值得信任的貨幣。美元背靠強大的美國,就一肩挑起這個角色的重任。

因此所有需要參與全球貿易的國家,都要儲備美元。擔任世界貨幣的美國,只需要通過印鈔就可以換取全世界的各種資源。

而只要美國遇到危機時,就會通過放水印鈔的方式,將危機擴散到全球。將風險交由全球一起承擔,舉個例子,歐洲某些國家被2008年危機席捲之後,經濟到現在都還回復。

鈔票印的越多,其購買力貶值得也就越快。持有現金可以避免資產市場的波動,但卻要承擔大水漫灌之下,錢不值錢的狀況。

加入好友加入好友收藏

評論

BACK
pagetop